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特区政府要陪伴香港青年人走人生成长路|专访香港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局长麦美娟

社会新闻 2023-03-06 23:54:22211凤凰资讯两会木铎之心

专访麦美娟

香港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局长

2023年3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推出恒常化“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作为特区政府促进青年事业发展的重要举措。青年兴,则香港兴。如何切实帮助香港青年发展,为他们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同时让他们参与贡献国家,成为了新一届香港特区政府的关键性课题。

2022年就职的香港特区第六届政府架构重组,特别将民政事务局重组为民政及青年事务局,为香港青年健康成长和多元发展设定政策目标,麦美娟任职局长。

吴小莉:您怎么看这次改组之后的民政及青年事务局?

麦美娟:其实从去年7月1日特区政府改组,可以看到政府非常关注青年工作,而且这其实不只是特区政府的事,现在整个国家对青年工作都是非常关注的。习近平主席去年来香港的时候,有一个“七一”的重要讲话,最后也特别提到我们要关心、关爱青年人,还提到了青年人的“四业”,学业、就业、创业和置业,所以我们的工作真的是要关心香港青年人的整个成长阶段。

吴小莉:有人评价,在2019年的那一场风暴中,很多香港年轻人的处境和思想出了问题。当时,您还在特区立法会当议员,7月1日示威者冲进立法会大楼的时候,您在哪?当时看到那么多年轻的示威者时,您是怎样的感受?

麦美娟:我记得是2019年6月12日,示威者第一次包围立法会,然后7月1日冲击立法会。其实6月12日的时候,我正好在立法会里,就这样看着示威者他们包围立法会,而7月1日时是看着电视,看到他们冲击立法会的整个过程。其实心很痛的,痛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城市会变成这样,同时也很心痛有一批人煽动香港的年轻人上街、冲击立法会,影响了这些年轻人的法治观念。

我上任之后接触了不同界别的香港青年人,我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些年轻人不太了解特区政府在做什么,也不太知道特区政府想做什么,所以这其实就是我们的工作,拉近本地年轻人和政府之间的距离,建立一个沟通的渠道,起码要让年轻人知道政府会做什么,或者这个城市有什么正在发展,让他们知道这个城市的发展机遇在哪里,他们的希望在哪里。

青年兴则香港兴 特区推《青年发展蓝图》

2022年12月20日,香港特区政府公布《青年发展蓝图》,整体全面地勾划特区政府未来长期青年发展工作的理念和方针,并在首阶段提出了超过160项支持青年发展的具体行动措施。

麦美娟:我们新一届特区政府是2022年7月1日上任的,《青年发展蓝图》是12月20日公布的,这中间的时间我们参与了超过170场的咨询会,这170多场咨询会有些是大规模的,有些是研讨会、讨论会,更多的是一些小型的聚焦小组,譬如一些中学生,他们放学后直接来我办公室,和我聊几个小时。有些人经常有一个错觉,以为政府只是接触一些身边的,可以接触到的青年人,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接触了不同界别的青年人,因为《青年发展蓝图》是面向香港每一个青年人的,无论他的背景是什么样的,来自于什么阶层,他的教育程度如何,他的职业是什么,我们希望每一个年轻人在香港都有机会发展。

吴小莉:12岁到39岁的年轻人都是我们《青年发展蓝图》的服务对象,当时170多场的咨询会,这整个年龄段的青年人我们是不是都见到了?

麦美娟:都见到了。刚才说的一些正在读书的,刚放学的中学生,我们有见;一些大学快要毕业,对前途很彷徨的学生,我们有见;一些已经毕业,正在考虑怎样创业的青年人,我们有见;一些年轻的家长我们也有见,所以每一个年龄层,我们都有接触。

我和我的团队试过晚上很晚,找一些社工带着我们在街上,找一些所谓的“夜青”,在球场聊天,当时真的没有约定,就是在街上看到了,就问他们一起聊聊天行不行,然后坐在一起聊天,所以我们的咨询也有很多不同的场景,我们希望可以在不同的场合,让我们接触到不同阶层的年轻人。那天晚上,我们在球场遇到的几个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很喜欢跳舞,他就说你可不可以给我们多一些机会表演?他很想让别人看到他跳得有多棒。所以正因如此,我们接下来每年会举办一个青年节,这个青年节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平台给那些拥有不同才能的青年人,让他们可以表演,发挥他们的潜能。

吴小莉:今年就会开始办吗?

麦美娟:我们想今年夏天就会办这个青年节了。

吴小莉:您做完这170多场的咨询会之后,有没有了解到一些和您原本想象不太一样的情况?

麦美娟:有一个。我读书的时候或者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遇到过像新冠疫情这么重要的公共卫生事件,所以疫情发生之后,我发现很多同学的学习压力非常大,有很多人甚至告诉我们想放弃学业。我们在做这个咨询之前,其实也可以想象得到在香港读书有很大竞争,但是我们没想到疫情对于一些学生的影响原来这么大。因为疫情,香港停了一段时间面授课,学生们要学习上网课,学会上网课之后没多久又要上回面授课,不仅如此停课之后还要追回学习进度,老师们可能会提不同的要求,那么本来在家里上网课很舒服,突然又要早起上回正常的课堂,所以那个压力是很大的。因此,这也提醒了我们要关注青年人的精神健康,在《蓝图》里我们就特别提到,要让青年人有一个全面的发展,精神健康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议题。

吴小莉:那么如何能够服务这些不同年龄的青少年?

麦美娟:我很感恩,《青年发展蓝图》其实不只是我们民青局的工作,160项措施包括了不同政策局所提出的不同措施,譬如针对中学生的很多措施,就是由教育局提出,协助他们面对生涯规划,加强国情教育等;还有一些关于置业的措施、创业的措施,都是由不同的政策局提出,所以整个特区政府团队,不同政策局都有一起参与做青年工作。我相信这也是这届特区政府的一个特点,就是我们整个问责团队很团结,而且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为我们的青年人制造机会,让他们看到在香港这座城市发展的机会和希望。

吴小莉:这样一个跨局或者跨司局的协作,谁来做主笔?您收集了很多的资料,但是就像您说的这么多不同的事情,不是您一个民青局可以去管的,您要去跟不同的司局去谈,让他们能够出相应的协助政策,半年的时间这个过程是怎样完成的?

麦美娟:其实时间是很紧迫的,但是我们很幸运,因为李家超行政长官很清楚青年工作的重要性,无论是在他的竞选政纲,还是施政报告里,他都特别提出我们要做好青年工作,所以我们就由政务司司长带领,司长很快和我们开了一些跨局的会议,协调不同的政策局大家都来提出一些做青年工作的建议或者措施,然后我们民青局就开始汇集不同的局交出来的政策建议、措施,去统一梳理,最后汇总放在《青年发展蓝图》里面。同时,我们也和特首、司长说过我们整个《蓝图》的概念、理念是什么,以往特区政府的青年工作,可能有一些碎片化,或者只是单一的项目,我们现在讲求的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整体的青年工作,希望我们整个特区政府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去做好我们长期的青年工作。

《蓝图》160项举措 促香港青年“四业”发展

2023年2月7日,香港与内地全面通关之后,香港民政及青年事务局组织三十名青年代表,乘坐广深港高铁前往广东省交流,这是新设立的民青局所举办的首个青年内地交流活动。

吴小莉:我知道通关没多久,民青局就已经率香港青年朋友到广州去了,但是一日来回,想要达到什么目标呢?

麦美娟:我们整天和香港青年人说,我们是大湾区的一部分,我们和大湾区其它城市应该紧密联系,那到底有多紧密呢?就一定要接触过才会了解,所以正式通关是2月6日,我们专门在2月7日安排,由我们的副局长带领一批年轻人一起去广州,当日来回就是想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经常强调的“一小时生活圈”。

我们现在的交流团和以往的有一个分别,就是我们希望每一次交流团都是有主题的,青年人参与了这些交流团之后,他们会在某一些方面有所收获,而参与完这些交流团的青年人,我们也会将他们组织起来。疫情之前,每年参与这些交流、实习计划的人次,也都达到7万人,其实不少的,但是中间就没有了联系。

吴小莉:没有一些同学会。

麦美娟:没错,所以我们现在想要将这一班年轻人组织起来,令他们可以更加紧密地接触,知道特区政府有什么计划、措施,通过这些年轻人再去分享给他们的朋友听,我想这也是政府可以接触到年轻人的更直接的方法。

吴小莉:我看到《青年发展蓝图》里有一个叫做“青年宿舍计划”,它是个什么样的计划?

麦美娟:我们这个计划分两部分,第一期是上一届政府已经开始了,就是会资助一些非政府机构,他们找到土地之后自己建一栋青年宿舍,会提供3000多个宿舍位,接下来这个季度应该会有1000多个宿舍位推出,对象就是一些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有一个收入的上限,他们想在毕业之后有自己的居住空间,我们就鼓励他们可以住我们的青年宿舍。

现在我们有第二部分的青年宿舍计划,就是资助一些非政府机构他们去租用市区的一些酒店或者宾馆,然后用低于市价的租金租给年轻人,可以方便他们上班,也是解决他们的居住问题。但是这个就如我刚才所说,我们这些计划全部都要有一个长期的方向,我们现在希望这个“青年宿舍计划”不只是用一个低于市价的租金租给年轻人住,我们更加要求承办的非政府机构,他们要提供一些渠道或者平台给这些租住在青年宿舍的年轻人,让他们可以参与一些社区或者社会的服务。

吴小莉:回馈社会。

麦美娟:没错,目的就是既然我们协助年轻人找到自己的空间,他们也能有一个机会去帮助社会上的其他人,而且通过这样的方式令到年轻人对于社区有一种归属感。我们经常强调主人翁意识,主人翁意识不是我们说给他听的,其实是要他们自己去做,通过实践才可以有这种意识。

同时,我们还希望这些非政府机构可以为租住在青年宿舍的年轻人提供一些其它的服务,譬如理财的训练。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整个“青年宿舍计划”的概念,不只是住这么几年,而是希望用这几年让年轻人,有机会加强他们自身面对日后人生不同阶段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或者挑战的能力,增加他们的抗压能力,这个才是我们觉得可以真正长远的为年轻人做的工作。

往昔青年大使 今日投身青年工作

麦美娟,1993年大学毕业之后便担任葵青区议员,成为了当时香港最年轻的议员,而后自2012年起担任特区立法会议员,直到2022年加入特区政府,担任民政及青年事务局局长。

吴小莉:当时担任民青局局长,是李家超特首找您的吗?他是怎么跟您说的?您是欣然同意还是经过了考虑?

麦美娟:我这个人是比较特别的,通常别人向我提出一些建议或者要求,而我又喜欢的话,我会很快答应,所以去年说要委任我做局长,问我做不做时,我就问了下是做哪个局,然后说是民青局,那我觉得可以,因为一方面我参与地区工作很多年,另一方面其实30多年前我也是一个青年大使,所以我就说可以,这样就答应了。

答应之后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我是不是答应了?怎么就答应了呢?最初是有点战战兢兢的,会想我是不是太大胆了,但是很幸运的是加入特区政府之后,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我经常开玩笑,我的团队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傻子”,就是我,他们得和我这个“傻子”一起,半夜上街去找年轻人聊天,还要在街上派传单。

吴小莉:1993年是在回归之前,为什么当时政府委派您去做区议员,您就去了?

麦美娟:1988年,我参加了葵青区的一个征文比赛,然后被选为青年大使,当时参加了去新加坡的考察团,回来还组织了一个青年会,就是将青年大使好像同学会一样组织起来,参与一些社区服务,直到读大学的时候,我仍然有继续在社区里参与青年活动。但是当时还没有想做完这个服务之后,我就要从政,只是机缘巧合,刚好葵青区议会里有一个空缺,政府就问我做不做,那时候我刚刚考完大学毕业试,也有一份工作,但我想上班之余也可以做一下,所以就答应了。

吴小莉:所以您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您会知道怎样更好的去帮助香港的年轻人,用正式的渠道或者是参与特区政府管治的方式贡献自己的心力,甚至是培养像您这样未来的管治人才。

麦美娟:其实是的,因为三十多年前我自己是青年大使,一路走来参与地区的工作。我现在在这个岗位上,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呢?就是希望在我的任期里,让香港的年轻人可以得到我以往得到过的机会。因为我一路走来,得到了很多前辈或者社会给予我的不同机会,我希望现在香港的年轻人仍然可以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不一定要参政,不一定要从政,但是他们的目标、理想,可以有机会达成,而特区政府不仅要帮助他们,还要与他们同行,我们要和他们一起走整个人生的成长路。


Copyright © 2023 木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mnvw8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