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狂飙》贡献了国产剧“嫂系美人”天花板

社会新闻 2023-02-05 12:15:54770凤凰资讯木铎之心

我宣布,这届网友对《狂飙》的玩梗已经逐渐丧心病狂。

如果你也在热搜上看到了“安欣准备卧底当大嫂”的词条,保管皱着眉头点进来,皱着眉头点出去。

只见照片里的张译涂着姨妈色大红唇,烫着大嫂同款港风卷发。(bushi

高启强:我只是干眼症,不是瞎了!

我们大嫂是何等人物?

能让杀人不眨眼的黑老大甘愿为爱养儿子,为了天天闯祸的继子劳心劳力,只因为“这样才感觉你妈没有离开过我。”

在回忆杀里还化身小娇夫,拿着一份干眼症的诊断书说自己“得了绝症”;

赔笑挤眼泪装可怜,只为把老婆哄回家。

随着剧情的发展,反派的魅力已经在他们的作恶多端面前逐渐黯淡。

只有泼辣美艳的大嫂陈书婷,死在了高启强彻底沉沦的前夕。成了他的白月光,也成了不少观众的心头好。

正如强哥哄老婆时说的那句,“没有你,我不行的。”

都在夸张颂文演技封神。但要我说,这剧要是没有高叶演的大嫂,风味至少少一半。

01

“大哥轮流换,

大嫂永不倒”

国产剧中甚少能见到这样的“大嫂”。

脾气暴,作风泼辣,逮谁怼谁。

当年《余罪》里的沈嘉文再怎么蛇蝎美人,也只敢在老傅看不见的地方搞点花招。

哪儿像咱们大嫂,哦不,婷姐——心情不爽了,直接冲着老公摔杯子。

对待警察也很“横”。

她的第一任丈夫、黑道头目白江波失踪,警察来家里询问情况。陈书婷刚从楼梯走下来,就一脚把儿子的玩具车卷到了对方脚下。

紧接着明面上骂儿子不听话,眼神却恶狠狠地盯着家里的两位“不速之客”;

把当时还涉世未深的小警察安欣震得说不出话来。

以前国产剧中的“黑道大嫂”,大多逃不过两种形象。

一种是《余罪》里沈嘉文这样的美色派,是黑道大哥用来耍手腕、收买人心的武器,也是小弟们可望不可及的性幻想对象。

另一种则是《征服》里的李梅——脆弱、痛苦的年轻女人,意外闯入这钟刀头舔血、朝不保夕的生活。

也因此经常成为大哥的软肋兼拖油瓶。“对这个女人动心”,就是他们的黑道人生走下坡路的开始。

无论是被利用的解语花还是被保护的白月光,大嫂们跟身边那个男人都是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

但陈书婷不一样,她就是这个黑暗王国的一份子。

之前《风吹半夏》曾被批评过于美化许半夏的发家史,只把她塑造成了一个有韧性、有闯劲的女商人

陈书婷就是许半夏没被拍出来的那一半。

《狂飙》观众中流传着一个梗——“大哥之所以能成为大哥,是因为他被大嫂选中了。”

身为黑帮老大的丈夫被杀,陈书婷不仅没“倒台”,还一手把小混混高启强捧成了新一任老大。

《狂飙》前期给陈书婷安排过两次浓墨重彩的出场。

第一次作为“黑帮头目的老婆”出现,是个顺着警察安欣视角的仰拍镜头;

陈书婷站在楼梯上,穿红色丝绸上衣、戴金色耳环,女性气质扑面而来。

背后有阳光透过来,让这个女人看起来跟当地盘根错节的黑恶势力一样,神秘又危险。

另一次,也是我心目中陈书婷真正的“首秀”。

依然穿着张扬的红衬衫,却又披了件略显沉闷的黑色大衣。

镜头是从下往上扫的,高跟鞋、插兜的手……最后到她的脸,之前装腔作势的高傲消失了,只剩下若有若无的狠厉。

身后穿西装的小弟亦步亦趋,展现谁才是真正的资源掌握者。

不少观众夸这个角色是国产剧里“最硬气的大嫂”。

一言不合,哪怕当着一众手下的面也可以拔腿就走,完全不给高启强留余地。

但与其说是单纯的“横”,不如说她是在地位、资源和能力上都绝对占优。

小混混时期的高启强拎橘子去跟她道歉那场戏,陈书婷一句“你这西装买大了”,就已经奠定了这段婚姻里她作为“引领者”的地位。

不同于成长系的高启强,陈书婷这个“大嫂”从出场时就已经是完全体。

京海市地头蛇“泰叔”的干女儿,黑帮头目白江波的妻子,十几岁就过着在刀口谋生的日子。

面对警察的盘问时,她可以熟练地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头脑简单、养尊处优的富太太;

背地里却暗中调查丈夫失踪的原因,并迅速掌握了关键人物的情况。

看得比命还重的独子被对头绑架,好不容易解救出来;

她自己惊魂未定,却还记得在高启强教唆儿子做假证时,提醒前排的司机不要乱说话。

90年代无论商海、黑道都是绝对的男性主场,留给女人的位置只有两种——

一种是依附于男人而生存的菟丝花,另一种人手里捏着资源,却只能把男人推上前台。

又狠又泼辣的陈书婷,无疑是后者。

02

以为她只有“狠”,

才是小瞧了她

《狂飙》里没有展现,陈书婷是如何从“跟着干爹的十几岁女孩”混出头的。

但“以女性的身份在男人堆里穿针引线”——这种设定让人不由得代入了国产剧里另一个著名“坏女人”,《人民的名义》里的高小琴。

都是在不同的“大佬”之间进行资源和关系的调配,从中获取利益。

但两个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

高小琴是优雅的毒蛇。

脸上永远带着分寸感恰当的微笑,说话不急不躁,陷阱都藏在暗处。

陈书婷却像只老虎,情绪大开大合,眼神永远带着点直白的攻击性。

前一秒还跟你称兄道弟,转脸可能就要摔杯子翻脸。

目前为止陈书婷最出圈的一个片段,表现的恰恰也是她的“狠”。

发现自己被高家兄弟俩利用后,她摆出标准狠人的姿态,用风衣带子勒住高启强的脖子。

精致感没了。脸部肌肉全部绷紧,在头顶路灯的照射下,表情甚至显得很扭曲。

但如果这段戏就到此为止了,只能说陈书婷是个心狠胆大的女打手。

真正立起她“黑道话事人”身份的,是这边她刚带人把高家兄弟打了一顿,那边警察就来了。

而陈书婷明知道对方看到了自己做的事,甚至前一秒她还当着警察安欣的面,一脸阴冷地要求小弟们“先撤”。

转头又是云淡风轻地装傻,仿佛真是刚巧下楼遛弯。

像这样的“变脸”,陈书婷在剧里有很多次。

被警察盘问时,她借题发挥耍狠后立刻道歉,让人一时间抓不住把柄。

为丈夫顶罪的小弟出狱,她忙前忙后十分热络,俨然一副自家兄弟的态度;

但只需一句话不对付,立刻就能摆出威严的姿态。

高小琴在官场上斡旋需要隐藏锋芒,体现自己的妥帖、可靠,才能获得高官们的信任。

而陈书婷打交道的不仅有权贵,更有地痞、打手,既需要在情感上笼络,也要在气势上震慑。

她的暴脾气、阴晴不定,本质上也是另一种生存之道。

得跟他们一样“浑”,才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事实上,剧中真正需要陈书婷运用情商和脑筋去讨好的靠山,并非哪任丈夫。

而是她的干爹泰叔。

高小琴的靠山,是在办公室里算盘打得噼啪响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而陈书婷的靠山却像高启强一样,也是从底层“江湖”中爬上来的。

如今泰叔稳坐京海市第一幕后大佬的位置,纯粹的公事公办、利弊分析是无法打动他的。

于是陈书婷开口必言情谊,“我和阿强都把公司当家了”“老爹,咱们可是一家人”。

平时高冷又狠厉,一见到泰叔就摆出了娇俏女孩的做派。

你要是其中到底有几分真意,说者和听者心里大概都打着问号。但这种热络的姿态,本身就在提供情绪价值。

纵观全剧,高启强拜泰叔为干爹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同样,也是陈书婷作为“掮客”的高光时刻。

在一番周旋后泰叔终于点头,陈书婷没有像常见的套路那样,提醒高启强赶快喊干爹。

而是展开了看似毫无心机的笑容,对泰叔说“开心吧,有儿子了。”

不像是新势力与旧势力的博弈与交换,倒像真在为泰叔的后半辈子有靠而高兴。

直到一个闪电般眼神,暗示了这次见面的实质。

高启强头磕下去,BGM响起了尖锐的女声。

引用一位网友的描述,“有一种恶之花被授粉开始发育的感觉。”

03

她越俗,

越活色生香

在以男性角色为主的反腐剧、黑帮剧中,想要把女性角色演的出彩本就很难。

受限于戏份、人设,往往不是沦为性感的花瓶,就是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边角料。

不少网友在为大嫂痴狂的同时,也遗憾于她嫁给高启强后就完全变成了“背后的女人”,而没有整合干爹和前夫的资源。

“假设让后面野心膨胀的高启盛和她互相不对盘,甚至勾心斗角,这个角色一定更好看些。”

如今这个削弱版本的大嫂也能让观众人人喊“飒”,一定程度上归功演员高叶。

没有简单地把她演成瞪眼耍狠的蛇蝎美人。

而是演她时时防备、阴晴不定的狠人做派,那来自她动荡不安的黑道经历;

也演她在一个个危机之间的喘息,卸下面具后属于活人的真实。

自从大嫂火了后,高叶之前的作品也纷纷被翻出来。

从《理想之城》里禁不住诱惑、从小职员变成董事长情人的吴红玫,到长安十二时辰里妩媚的妓女李香香。

如今大家一窝蜂夸“剧抛脸”,侧面也说明这些角色都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与其说是高叶的演技忽上忽下,倒不如说少了一种味道。

这种味道在她的另一个角色身上能找到,往往也是大家最快跟她对上号的角色——

《我是余欢水》中恶毒的女高管梁安妮。

高叶本身五官不算精致,高颧骨、薄唇,很适合演这种精明外露的美艳俗女。

但偏偏声音厚实,这就让她的魅惑中透着刻意,性感中带点虎气。

色诱余欢水反吃瘪的那段戏,可以说承包了全剧三成的笑料。

陈书婷、梁安妮,看似一刚一柔,一强一弱。

但相同点在于她们都是有欲望的女人,并为之付出了豁出一切的决心。在男人制定的规则里辗转腾挪,被男人利用,也利用男人。

梁安妮跟经理赵觉民搞地下恋情,又在他的授意下色诱公司董事长。

看似是个被玩弄、被摆布的性感工具人——但她心里清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无论是“旧爱”还是新欢,于她而言都只是合作伙伴。

赵觉民把她送到董事长的床上、余欢水的床上,还要假惺惺地心里不是滋味,梁安妮却只在乎自己能在销售劣质电缆的生意里分到多少钱。

遇到危险时为了自保,第一时间出卖同伙。

还要嘲讽她的两个情人,“我为什么要保守秘密?为了你啊?还是为了他?”

而大嫂陈书婷,后来看似跟高启强情深意重。

但一开始与其说是找男人,不如说是在为自己押宝。

经历了被前夫仇家追杀、提心吊胆的一段日子后,她只想找个对她和孩子都好的“老实人”;

被捧到台前的不是高启强这个人,而是她陈书婷想要的一种安定生活。

而当她发现高启强的贪欲已经无穷无尽,再也不是自己能够阻止的时候;

选择离开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为了让自己和儿子不再跟他一起沉沦。

在这个属于男人的江湖里,“大嫂陈书婷”注定无法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真正的女大佬;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抓住自己的命运。

如今陈书婷的死亡仍是谜团,观众都盼着凶手早日揭晓。

我却只希望她能够多点戏份——哪怕是回忆杀也好啊。

毕竟大嫂进可大杀四方,退可辗转腾挪,有手腕、有欲望。

在荧幕上扎堆的男人戏里,没有比这带劲的“坏女人”了。


Copyright © 2023 木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mnvw8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