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中国最害怕的就是日美欧的包围圈”?

国际新闻 2023-01-17 11:18:14194木铎网木铎之心

2023年1月13日,日本奈良地方检察院起诉了暗杀安倍的山上彻也。同一天,日本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在美国拜会了拜登总统。

这次拜会,岸田向美国总统汇报了日本将与中国对立的态势从外交发展到了军事,今后还将在高科技领域全面实施经济安全保障,切断与中国的经济关联。

以往自民党派阀领袖出任党的总裁、内阁总理后,会当即宣布暂时停止派阀活动,表面上成为自民党一党的象征。但岸田在2021年10月出任总裁、总理后,依然兼任宏池会会长。

宏池会的领袖如大平正芳、宫泽喜一、加藤纮一等,主张睦邻友好,经济发展,让该会基本以经济政策、和平外交为活动特点,尤其与安倍所属的清和会不同——清和会更重视国家的军事安全,很多时候主张与中国对立,愿意强化与中国台湾的关系。

但从岸田就任首相以后,尤其在2022年12月拿出三份安保文书,在国家经济极度困难的时候大幅提升军费预算,强调与周边国家在军事上的对立,要通过军事手段来遏制其他国家,这与以往的宏池会已有天壤之别。

笔者更愿意将岸田的这种变化归结为岸田的“安倍化”。

安倍晋三与岸田文雄(资料图/日本《每日新闻》)

安倍晋三与岸田文雄(资料图/日本《每日新闻》)

“安倍化”的岸田政权,让日美更近、中日更远

安倍第二次执政是从2012年12月开始,到2020年9月结束。其后的菅义伟政权完全继承了安倍的所有政策,一年后垮台。2021年10月岸田文雄上台,他将安倍的外交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日美(军事)同盟更加紧固,中日关系愈发紧张。

从2023年1月13日到15日的岸田访美能看到日美、中日关系的新变化,用拜登的语言来说是出现了“日美同盟的现代化”。

通常日本首相就任后,会尽快去美国汇报今后的主要工作,听取美国方面的相关具体指示。去美国访问,短的话在就任数周之后,长也不会超过半年。美国在日本有军事基地,1945年以后直接控制日本政治、经济,因此维护美国利益、听从美国指挥是日本政治家的职责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随着日本重返国际社会,在世界的地位逐步提升,美国对日本也愈发重视,对日本政治、外交、经济等领域的指示也越来越明确。

但是对岸田政权,美国并不看好。

首先是安倍之后,日本重走一年一相的可能性很大。菅义伟只是干了一年,岸田的宏池会在历史上就与安倍派(清和会)不和,现在安倍派依旧是党内最大的派阀,后面又有邪教组织统一教会的强烈支持,岸田是否能够维持长期政权,美方一直没有看清楚。

宏池会本身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等方面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岸田作为该派阀的会长,这点也让美国很不放心。

岸田是在就任首相一年零三个月后才访问了美国,而且是在三番五次求见后,美国才给了机会。

实际上,日美之间并没有必须尽快会谈的内容。拜登本人正为机密文件私带回家、搓火俄乌战争为乌提供200亿美元以上的军事援助、通胀等问题焦头烂额,2023年1月本来也没有见日本首相的需求。

岸田在2022年12月通过发布三个安保文件,将五年的军费预算从目前的27万亿日元提升到了43万亿日元,公开谈要购买20年前美国发动对伊拉克战争中剩下的战斧导弹,要给美国送去巨额购买武器的单子,而且在安保文件中,已将先发制人的“敌基地攻击能力”说成“反击能力”,准备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为美国发动的战争服务。有了这样的“礼品”,拜登不能不见。

1月13日中午,拜登在白宫正门前迎候岸田。当岸田从悬挂着星条旗和日之丸的日本国旗的轿车上下来时,拜登笑容可掬,迈着有些踉跄的碎步,和岸田握手后,还用右手拍了一下岸田,热情地招呼进白宫详聊。

拜登在推特上对岸田的来访表示欢迎

拜登在推特上对岸田的来访表示欢迎

“我受到了非常热情亲密的对待!”会谈结束后,岸田对日本记者团谈道。

这种所谓“热情亲密的接待”,实质上只是一个包括午餐在内的大约两个小时的会谈。会谈之后没有日美领导人与记者的见面会,拜登也没有其他公务,扭头回了自己的老家特拉华州,没设晚宴招待岸田。

其实日本方面一直希望能开个日美领导人与记者见面的小会,但先是美国政府不能确定岸田政权能否长久维持,现在又遇上拜登私带秘密文件回家的事,记者问到这些问题自然不好回答。更大的原因是美国不认为日本能给美国干什么大事。

但日本依旧要用热脸贴美国。

去年12月的安保文书,不仅将让日本军费翻番,更重要的是行使先发制人的“敌基地攻击能力”,做好在台海发生重大情况时主动攻击的准备。除了外交军事,还准备在经济方面与美国强化关系。

可以看出,在美国将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定为中国的时候,日本找到了让美国重视自己的新机遇——毕竟在亚洲和中国对立对抗,没有日本的参与会困难很多。日本不仅是在亚洲与中国对抗的桥头堡,更是挑战中国的急先锋,积极为美国出策出力。

“前首相吉田茂缔结了日美安保条约,岸信介修改了安保条约,安倍晋三制定了和平安全法规,我做出了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安保)决定。”见完拜登后,岸田去霍普金斯大学演讲,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地说。

尽管美国依旧看不上日本,但岸田麾下的日本更拉近和美国的距离,要挽起袖子和中国对立对抗,让中日关系越来越远。

安倍没有的机会:G7主席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

2023年新年伊始,岸田访问欧洲G7主要国家后,前往美国拜访拜登,是因为日本有了一个安倍时代所没有的特殊机会:

今年日本担任G7主席国,将于5月19日在岸田的老家广岛召开G7峰会。而在2023年之后的两年,日本将出任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1月为轮值主席国。

资料图来源:日本首相官邸网站

资料图来源:日本首相官邸网站

二战结束前的1945年8月6日,美军为了加速结束战争,同时也为了减少数十万美军士兵的伤亡,向广岛投下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使用的原子弹。从2019年11月27日广岛市发布的调查结果来看,在遭受原子弹轰炸后旋即死亡、到1945年年底能够确认姓名的死者有89025人。这其中不包括来自日殖朝鲜半岛以及其他国家/地区在广岛的外国人口。也就是说,实际死亡的平民人数比89025人更多。

岸田作为广岛选出的政治家,熟悉核武器给人类带来的危害等相关问题,也主张过“无核”,尤其在俄乌战争中,听闻所谓的一些国家准备动用核武器时,岸田总会表达反对使用核武器的意见。

在1月13日与拜登的会谈后发表的日美共同声明中,日本公布的文本中有这样一段话:

“美国总统郑重表示,基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五条,使用包括核武器在内所有能力的对日防卫职责不动摇。”

如果使用核武器来防卫日本,岸田当然不会重复自己的“无核”概念。一方面是日本(岸田)主张的无核,只是美国以外的国家不得拥有核武器,有核武器的国家不得进行核威胁,更不能使用核武器,但如果核武器是用来保护日本,日本就会保持静默。

有了日美联合声明中的这段话,可以想象的是,在5月的G7峰会上,日本原准备提出的“绝对不得再度出现核武器带来的惨祸,我们从广岛向世界发出这样的誓言”将很可能消失。日美声明中并无“无核世界”的说法,日本本身需要美国的核保护伞,在G7峰会上提“无核”太过矛盾。

纵观战后七十余年日本对核武器的观点,日本国家政策从来不谈禁止使用核武器。2017年联合国通过了“禁止核武器条约”,2021年1月22日该条约正式生效。作为唯一受到核打击的国家,日本宣布不参加该条约,即便在岸田入主内阁后,依旧不会参加该条约的谈判。

在岸田到达美国前的1月12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纽约总部开会谈“法制”问题。日本是主席国,外务大臣林芳正主持了该会议。林在发言中说,“在法制体制下,任何国家不得以武力或者威胁压迫的方式改变国界。”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当然听话听音,知道林的意思,反驳道“(西方国家)按自己的意志肆意制定规则”,将林的发言怼了回去。

不论是G7主席国还是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岸田现在有了安倍所没有的机遇,要利用这些机会来宣示与美国欧洲等国的团结,针对其对立对抗的国家下绊。也就是说,岸田政权的外交战在整个2023年将会极为激烈。

安倍未曾达到的领域:在高科技方面与中国脱钩

在岸田与拜登的会谈前后,日本与美国之间召开的日美经济政策协议委员会(经济版“2+2”)副部长级协议,让岸田的“安倍化”扩展到了经济领域。

日美首脑会谈中反复强调了“基于规则的经济秩序”问题——规则是日美等国制定的,世界上的所有经济活动都要按他们的规则进行。

日本媒体在报道相关的会谈内容时,反复提到“经济的威压”(经济上的威胁与压迫),专指一些国家将投资资金、尖端技术、天然资源等经济手段,与军力结合起来对外施加压力的外交。

美国、日本惯用这一手法,原以为是反省自己的过错,但仔细阅读,原来是话里有话,暗地批评中国(见《朝日新闻》2023年1月14日报道)。

日美一方面提“基于规则的经济秩序”,另一方面话锋一转,开始讨论在新一代半导体等“机微技术”(机要微细技术)上,防止外泄问题。拜登政权已在2022年10月大大强化对中国技术出口的施压,日本制定的经济安保法将在2023年3月以后开始逐步实施。美国明确要求日本和荷兰不得将新一代半导体制造装置出口到中国,日美在半导体等方面对中国的限制,在高科技领域与中国的脱钩,已经成为既定方针。

今天的岸田“安倍化”早已经超出了安倍制定的概念,进入实操阶段。日本媒体反复谈论中日从互惠向对立的转变,过去政治有矛盾、但经济上依旧合作,然而岸田的“安倍化”进入实操阶段后,经济上的合作、尤其在高科技方面的合作之路将被日本政治家堵死。中日关系的实质变化实在让人担心。

岸田“安倍化”的大致结局

安倍从2012年出任首相,至2020年辞职,期间日本国家的GDP从6.27万亿美元罕见地缩小到5.03万亿美元(减19.8%)。执行安倍路线的菅义伟政权,接着让日本GDP从5.03万亿美元下滑到了4.93万亿美元(减2%)。

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给出的数字看,2022年的日本继续走经济失落的老路,当年的数值为4.30万亿美元,比2021年下滑12.8%。2022年底日元严重贬值,日本《每日新闻》在1月12日的报道中说,日本很有可能在2023年从世界GDP排名第三位下滑到第四位。

日本《每日新闻》2023年1月12日报道截图

日本《每日新闻》2023年1月12日报道截图

“安倍化”的最大特点是维持日本经济的长期失落,岸田亦然。

安倍执政八年,北面与俄罗斯修好,西面与朝韩对立,西南方面则采取与世界其他国家抱团封锁中国。安倍曾试图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联合美国等国在经济上孤立中国,但美国在2017年决定永久不参加TPP。在外交等方面,安倍构想过通过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四国集团”(Quad),形成对中国的菱形包围。安倍之后,美国提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延续安倍路线的岸田政权立即表示了支持。

岸田的“安倍化”与安倍不同的是,不仅与俄罗斯关系基本断裂、与朝鲜关系紧张、日韩关系还在摸索中,日本与中国的关系持续恶化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些。

原日本驻华武官、笹川平和财团首席研究员小原凡司在《东洋经济周刊》(2023年1月21日)上撰文称“中国最害怕的就是日美欧的包围圈”,认为日本即便和周边国家都闹翻了,但只要有欧美同盟在,就可以肆无忌惮。二战前,日本向周边所有国家发起战争、战斗的结局,似乎在这位军事专家那里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在经济不断失落的同时,通过取悦美国、联合欧洲主要国家,与日本周边所有国家制造紧张关系,该是岸田“安倍化”的最大特点。


Copyright © 2023 木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mnvw8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