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美日同盟加速推进军事合体 唯美国所使还是日本韬光养晦?

军事新闻 2023-01-20 14:11:16122木铎网木铎之心

Part

1

2023年1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来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进行了2个小时的会晤。拜登在会谈中谈到,随着日本防卫费的历史性增额以及制定新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美日同盟也正在被朝着“现代化”的方向推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刘军红:

“这次岸田访美的议题主要集中在安全保障的层面,比较突出日美同盟在这一次日本安全政策调整的过程中应该发挥的作用。”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日本这一次又向美国提出了核共享,意思是如果达到用核武器的条件,美国必须帮助日本,没有提反对意见意味着美国是默认了。日本同时再次提出要维护台海地区的和平与安宁,日本现在已经把台湾问题作为它自己安全的一个重要前提了,现在岸田文雄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干涉的范围和力度比过去大大增加了。”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美国现在在考虑把太平洋司令部的总部从夏威夷搬到日本,另外美军现在和日军正在大规模的加强协同作战能力,日军实际上已经改名换姓了。另外日本在加强它的部署,增加新的更有杀伤力的武器装备弹药,美国可以调动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美军,也能够调动日本的日军。”

岸田文雄与拜登会晤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发表演讲,称中国是日本和美国的“核心挑战”。据路透社1月13日报道,岸田文雄政府上台后,一直寻求加强美日之间的长期盟友关系以对抗中国、朝鲜和俄罗斯,日本已经在上个月制定并公布新的防卫战略。

军事专家 王云飞:

“在亚洲地区过去日本一直是‘老大’,不管从哪个方面它都是最强的,可是中国逐渐取代它了,所以日本和美国一拍即合,必须控制住中国,日本才有未来,所以它们的战略思想是统一的,其实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2022年12月,日本政府内阁会议通过新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以及《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3份安保文件,明确写入将打造“反击能力”并计划在2026年度部署美制“战斧”远程巡航导弹。日本还计划到2027年,将防卫费及相关预算占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由现在的约1%提高至2%左右。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日本进一步加强军事能力的表现是方方面面的,其中军费的扩张是一个主要的指标,日本从GDP的1%扩展一倍到2%,接受了美国的呼吁,多出来的军费要做很多的部署,一个是部队的扩员,另一个就是购买更多美国先进的武器弹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刘军红:

“过去不管是美国方面还是日本方面,对于日本增强防卫能力,扩军或者增加防卫费用,延展对外的攻击能力等方面,都是很谨慎的,甚至是反对的。现在形势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单方面或者是美国单方面应对当前的地区形势,或者是国际形势应该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

通过国防开支、指挥和控制系统,以及防御态势三方面的升级,美日联盟的威慑和作战方式正在“全面改变”。

Part

2

日本是今年七国集团(G7)轮值主席国,此次美国之行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G7之行的最后一站,在美日首脑会谈举行前,两国外交、国防、经济领域高官相继举行会议,密集互动。当地时间1月11日下午,美日安全保障磋商委员“2+2”会议在华盛顿举行。

军事专家 王云飞:

“‘2+2’的会谈,就是防长加外长会谈进一步确认了两国之间的防务合作。在冲绳这个地方,日本和美国最近又商讨建立三个濒海作战团,实际上就是三个登陆部队。这就是明摆着准备干涉台湾问题,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的威胁,不断增加台海干涉的兵力。”

美国在推动与日本的军事合作现代化的同时,也主动改变了对华军事战略策略,以小多边、“北约亚洲化”向中国周边国家开放,完善对华战略竞争的国际布局,拉拢新的强国或中等强国作为战略支点,加固美国的“离岸平衡”战略,同时在战略部署上,美军就提出了“分布式作战”新概念。

军事专家 王云飞:

“‘离岸制衡’实际上是过去帝国主义制衡其他国家的一个常用战略,现在在亚洲地区也用上这一招了,日本的所有基地都在中国的导弹打击范围之内,这样日本就不安全了。所以美国又发明了一个新战术,叫分布式杀伤链。把这些兵力不完全或者不高度集中在一个地方,比如说美国现在把过去集中在冲绳的兵力逐步调整了,撤掉两个团,而在西太平洋一些岛屿加强建设。”

近年来,日本不断鼓吹中国威胁论,加大美日军事合作体量,借机转移视线,对于日本来说,一方面担心钓鱼岛和台湾问题,另一方面却想推动脱美入亚,摆脱美国控制成为“正常国家”。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日本一定会走这一步,因为宪法对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是最有约束力的,所以它要成为‘正常国家’第一步就要修宪,现在日本的步伐是逐渐利用它们的精英和政客在民间产生影响,引导舆论,引导民众同意进行修宪,其实日本已经在这方面慢慢地取得成功了。”

Part

3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战争结束后,美国在军事上通过《日美安保条约》等协议在日本建设了军事基地,驻扎部队海陆空齐全,并享有治外法权和日本提供的高额军费。协助制定了日本的《和平宪法》,废除其交战权,剥离天皇神权。主导了日本的战后政治改革,确定了日本的政治体制并沿用至今。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明治维新以后一直到1945年,它的主心骨就是军国主义,日本的态度是它没有太多的财富,没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只有靠军力,武装,占领其他国家的领土,奴役其他国家的人民,它才能够发展。1945年以后,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整个日本都被美军占领了,之后美国在日本做了重大调整,逼着日本彻底的放弃了军国主义,而且在整个民族里边通过教育、立法,制定《和平宪法》等等一系列的措施,逼着日本跟军国主义划清了界限。”

在日本的《和平宪法》中明确规定,日本永远放弃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以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此,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同时军费不能超过GDP的1%。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根据日本的《和平宪法》,日本是不能发动战争的,而且《联合国宪章》里就有一条规定,战败国没有发动战争的权利,《和平宪法》里面要求很清楚,就是日本的军费不能超过GDP的1%,如果达到2%是超过了一倍之多,完全违背自己的《和平宪法》。他现在的军费标准已经向北约国家当中的G7成员靠拢了,每年增长的军费的幅度是非常之大的。”

中国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 刘江永:

“实际上在去年拜登总统访问日本期间,以及在后来的西方七国峰会期间,岸田文雄都表示将来要从根本上增强日本的军事力量,具有打击敌国境内导弹指挥中枢的反击能力,要大幅度的增加日本的防卫费。”

步入20世纪以来,日本经济实现飞速发展,到2021年,日本GDP规模约为4.9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三。其中,防卫预算约为608亿美元,占日本GDP的1.24%,创下历史最高。日本要想成为“正常国家”,首先就得修宪。而要想摆脱美国而独立自主,就必须走强军之路。2012年底,安倍再次执政,更是急于摆脱战后政治体制束缚,加速解禁集体自卫权,企图架空并最终修改《和平宪法》。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日本要修改《和平宪法》,最关键是要获得美国对它的认可,允许日本的国防军,能够到海外去打仗,而且能够对海外的目标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我觉得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日本想走的这条路违背了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时做出的承诺。”

日本从“专守防卫”到“主动先制”,再从“基础防卫”到“机动防卫”构想,日本政府频繁修改和颁布一系列防卫政策,由“守”转“攻”。在推动日本军事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中国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 刘江永:

“日本从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专守防卫的这种能力建设。它已经具备了打击敌国的进攻能力,无论是海上、空中、太空,它一定要获取在东亚、西太平洋的制海权和制空权,它自己要建立一套可以实战的新体系,美国和日本两国的战略和作战的分工都会发生战后以来最重大的改变。”

Part

4

此次岸田政府对安保文件作出的重大调整,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相继发表声明表示欢迎,但在日本国内,有日本学者犀利指出,3份安保文件意味着日本防卫政策大转折,是一种“新军国主义”。

军事专家 王云飞:

“现在岸田文雄政府急剧右转,虽然不会有军国政府,但是它走上了使用军国主义的战略方针和武器装备发展的道路。”

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一直在回避道歉、歪曲历史。尤其到了安倍执政时期,日本不但拒绝向受侵略的国家道歉,还开始频繁参拜靖国神社。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在日本战败的第77个投降日,虽没有亲自参拜靖国神社,但却公开祭奠日本二战战死者,依旧绝口不提道歉。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日本自尊心是非常强的,它认为一旦承认历史事实,就意味着这个民族在东亚的失败。实际上从长远的历史来看,会遭到别的国家历史性的清算,对日本是不利的。”

面对安倍的小心翼翼,岸田政府在追求国家正常化的道路上则是无所顾忌,历史性提高军费,公开表态要大力发展攻击敌国基地的能力,同时开放在海外驻军用兵的政策。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日本一旦放开手脚使军国主义复燃,对亚太地区将是一个灾难,对于世界来讲也是一个不祥之兆,因为日本如果认为过去那种历史是对的,它当然会再干一次那样的事情,那对世界安全岂不是一个负面作用?”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认为岸田有可能又要把日本带到一个非常危险的自我毁灭,同时加害于其他国家人民危险的道路上,也许切腹自杀真的是他唯一正确的出路。”

在日本国内,岸田文雄内阁支持率创下新低,仅为25%。

军事专家 王云飞:

“他的民调支持的下降是表现在多方面的,反对他修宪,反对走军国主义的老路,反对扩充扩军备战,在一些地区和国际问题的处理上,还是有一些人不赞成他的意见。在周边邻居里面不管是中国、韩国、朝鲜、俄国,都跟它关系不合。”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1945年以后,尤其是在日本颁布执行了《和平宪法》以后,经过几代人的传承,日本老百姓不愿意打仗,所以日本民间也表示,不能对海外发动新的侵略战争,对当年的日本军国主义对周边各国造成的危害,也是深恶痛绝的。”

此次岸田文雄具有实际内容的外交战略布局,是在不断突破“专守防卫”与《和平宪法》政策的限制,寻求更多地区大国之间的安全合作,同时由于美国对日本三份安保文件明确表示支持,日美在地区内联手的可能性不断增加。这无疑给日本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它要改变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建立的规则,这一点对于亚太地区,乃至于世界范围内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绝对是破坏性的,谁是谁非,谁在走错误的路,应该是一目了然。”

拜登把美日的军事同盟的升级称作美日同盟的“现代化”,可是亚洲人民心中的现代化是和平稳定的现代化,是希望亚洲成为21世纪全球经济增长最强劲的地区。美日同盟更是把曾经的应对假想敌改作赤裸裸地树敌,亚洲国家不得不面临升级军备竞赛的艰难抉择。中国外交部提醒日本正在脱离战后和平轨道,重蹈历史覆辙的危险正在加剧,其实日本内外都在警惕日本政坛的“新军国主义”,亚洲人民也在担心北约的亚洲化。

(转载请注明本文源自:世风网


Copyright © 2023 木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mnvw85@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